本期目錄
 

【2018聖誕特刊】
讓我們一起快樂回家
2018聖誕特刊
芝麻開門•聖誕家音


關懷輔導
同在一起,快樂無比

糖果姐姐說故事
糖果App下載步驟

vol.45  No.536Dec. 2018 12月號
 

芝麻開門•聖誕家音
文/李貽俊

好長一段時間,我家有一扇非常「安全」的大門,倒不是因為它的板金特別厚,或是門鎖特別貴,而是它是一種出門時只要順手帶上,就必須用鑰匙才能打開的設計,讓我在趕著出門的時候,省卻了還要找鑰匙鎖門的麻煩。

起初,我覺得這門鎖的設計實在太方便了,尤其是對急性子的我來說,順手一甩門就可徜徉而去,不用再鎖門磨菇半天。但聰明如你一定發現了這個設計的缺點,就是只要出門就必須帶著鑰匙,除非你不關門;甚至連我倒個垃圾,也要冒著會把整串鑰匙,順手跟垃圾一起扔掉的風險!

更麻煩的事還在後頭,既然出門就要帶鑰匙,那就意味著一旦忘記,結果就是無家可歸!出門不用鎖門的方便設計,竟是讓鎖匠大發利市的機會。我住了不到一年,已經求助了鎖匠四次,後來我甚至能在又忘了帶鑰匙時,依樣畫葫蘆學鎖匠用透明塑膠片來開鎖了。

為了避免再讓鎖匠賺錢,也為了避免每次自己DIY開鎖時被鄰居當成小偷,我想出一個很聰明的方法,就是乾脆把鑰匙藏在家門口鞋櫃裡頭,從此再也不用煩惱出門忘記帶鑰匙。可是,困擾卻變成每次藏鑰匙時,都要鬼鬼祟祟深怕被人發現,雖然不用再擔心忘了帶鑰匙,卻開始擔心那串藏在鞋櫃裡的鑰匙!

你一定也有過和我一樣沒帶鑰匙的經驗,站在門口卻咫尺天涯、望家興嘆的感覺真的很糟糕。只好枯等家人回來,或是絕望地重覆掏著全身所有的口袋,再不然只好懊惱地花錢請鎖匠,尤其這種經驗不只一次時,真會懷疑自己到底怎麼了。

我要談的其實不是如何改善記性,或者門鎖設計的問題,而是一種你我都經歷過的、「不得其門而入」的困頓。

國二時數學課教到「因式分解」,但我卻永遠學不會如何將那些方程式化繁為簡,三十年後,我仍困惑於當年那些數學高手三兩下就漂亮解題的功力。後來考高中、大學,類似這樣的挫敗感也揮之不去,我當年智力測驗頗高,又相當努力上進,但每到大小考試,總是令我不得其門而入。

長大之後,舉凡那些主流路線的價值,我也總是難覓其門而入。在研究所做實驗的速度效率,很不令人滿意;在畢業多年的同學會上,看著同學在專業上的卓越表現,覺得自己簡直是不務正業;後來當了傳道人,對那些被視為必備技能的聖經背誦或福音四律,也感到格格不入。學生時代我熱愛科學研究,奉獻神職之後我也衷心於信仰,但為什麼我卻感覺自己像是一把不合的鑰匙,插進了一扇自以為的家門?

到底我是誰?究竟誰是我?

在聖經中,我最喜歡的一句話在〈創世記〉:「上帝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。」當年,這彷彿一把鑰匙,開啟了我前述困頓已久的思緒,也開啟了上帝為我預備,但卻荒蕪許久的家:那裡讓我成為了祂起初創造我的樣子。

原來,人要成為人,竟是這麼困難。

學齡前的孩子,有符合平均生長曲線的壓力;讀書之後,分數、成績、學校的標籤有增無減;接著各種專業的證照、資格、履歷,更成為了密不透風的身分外衣;就連滑個臉書有多少人會按讚,也左右了我們對於貼文內容的美化與包裝。

如果,有一個地方不只讓你作自己,更能知道自己是誰,並且活出原本的樣子,那兒不就應該是「家」?只是我們好像都忘了帶鑰匙出門。

而且,不是等你垂垂老矣齒搖髮禿的時候,才發現沒帶鑰匙。

多數時候,人生更像是打從呱呱墜地,也就是我在早上出門「砰」的一聲關門當下,就驚呼:「啊,鑰匙在屋裡!」然後我只能若無其事地上班上學,但心頭卻惶惑不安於傍晚不得其門而入的歸途。整日看似勞碌充實,自己卻心知肚明,假裝了一天之後,夕陽西下時一切都不會被記念,也無人迎接我回家。

「造物主按著自己的形像造人。」這是一付精心打造、量身訂做的鑰匙,它讓你穿越每一扇虛無之門,曉得自己不是宇宙天地間的蜉蝣。有了鑰匙,生命的每一天都踏實了。

後來,我還是換掉了家裡的門鎖,改成用「人臉辨識」的電子鎖,因為我再匆忙健忘,也會記得把自己的臉帶出門吧!所以再也不用擔心回不了家,不論白天或黑夜、光明或幽暗,我只要定睛看著裝有紅外線辨識系統的門鎖,它都認識我,並且開門。

我要說的是,造物主也早就認識你,你何不給祂一個眼神?然後,你將歡喜回家,平安長大。

耶穌說:「我就是道路、真理、生命;若不藉著我,沒有人能到父那裡去。你們若認識我,也就認識我的父。從今以後,你們認識他,並且已經看見他。」
── 約翰福音十四章6∼7節
》》Top
 

免費〈刊物〉及〈電子報〉線上索取

本電子報歡迎完整轉寄,但未經授權請勿轉貼節錄於其他用途。

宇宙光全人關懷機構
www.CosmicCare.org